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藕飘香

心灵只有在真诚里才能清静,日子只有在真爱里才能阳光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天生喜欢在人性前停留,在文字间游走的女子。(本人博客里的文章都是自己原创,无需猜疑)。 一个沉溺在迷离的爱欲之中, 执拗地固执着这个尘世, 一个猛烈地要离去凡尘, 向那崇高的灵的世界飞驰的女子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在家的男人  

2008-07-08 20:43:15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天阴沉沉的,棉棉的细雨淅淅沥沥地下着。

办公室里没什么事情,雪儿在看网上的文章,老公打电话过来。

“你在那?”老公睡意朦胧地问我。

“我能在那啊,在办公室里上班啊。”雪儿平静地说。

“上街给我买个西瓜吃吧?”老公可能是没睡醒,说话有点不太清楚。

“我在上班,买什么西瓜啊。家里不是有开水吗,先喝点开水,下了班我再给你买西瓜,可以吗?”雪儿只能平心静气地对老公说。

老公就这样,雪儿只能象哄小孩子一样哄着他。

本来以为老公找自己有什么事情,原来只是想让雪儿上街给他买西瓜,雪儿放下电话,摇摇头,真是哭笑不得。

雪儿看看窗外,雨还在不紧不慢地下着,象一位很有耐心的老师,在慢条斯理地讲着课,微微道来的柔柔的声音,让人在不知不觉中入眠。

天在下着雨,大毛街上那会有卖西瓜的啊,雪儿心里想着,又开始看别人写的文章。

可是雪儿怎么也看不进去了,昨天的事情一直在雪儿的脑海里闪现。

夏天不比冬天,全家人每天都要换下一大堆衣服,夏天的衣服是没法用洗衣机洗的,只能一件一件地用手搓洗。

因为雪儿要腾出来时间写文章,所以平时只能用华罗庚的统筹方法做家务。把晚饭放在锅里后去卫生间里洗衣服。

老公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悠闲自在地看电视。

楼下有人高喉咙大嗓门儿喊人。

“楼下面是喊咱家的,是给咱家拉的煤,你快去开开下面小屋的门,让拉煤的人把煤放进去。”雪儿两手都是肥皂泡沫,急忙对客厅里老公用商量的口气说。

因为天连阴雨,煤又一直在涨价,家里都快断煤一个月了,雪儿都是在烧邻居家的煤。老公是从来不过问家里的事情的。

“我在看电视,你下楼去吧。”老公的口气不容置疑。

“你没看见我在做饭,还在洗衣服吗?”雪儿仍然希望老公能帮一下自己的忙,仍和言悦色地同老公商量。

其实家务本不就是雪儿一个人的事情。

“你先下楼弄好后再回来洗衣服做饭。”老公一丝不动地躺在沙发上,不动声色地说。

说完,老公就成了哑巴,更专注地看起了电视。

楼下的拉煤人喊的声音更大更急了。

万般无耐,雪儿用水冲冲满手的肥皂泡,去厨房里看看锅,一个人急急忙忙地下楼去了。

雪儿弄完楼下的活,回家的时候,锅早已沸腾,急急忙忙把洗好的菜炒炒,摆到饭厅里餐桌上,喊叫老公和儿子吃饭。

一家人围着餐桌吃饭的时候,雪儿看看正吃得香甜的老公,不咸不淡地对他说:“你总是在家里装爷,过去你不名一文的时候,在家里装爷,我无论怎么说,你都是论堆,不管我有多累,有多忙,你只管自己在家里装爷,什么也不干。我怕伤你自尊,只能给你面子,让你装爷。现在你还是在家里装爷,你以为自己能挣钱,就可以在家里装爷了。你就好好装吧!”

老公听了,只是笑笑,什么也不说,自顾自地吃自己的,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。

雪儿匆匆忙忙吃完饭,又去卫生间洗还没有洗完的衣服,如果不快点洗完,老公一会又要拉着雪儿上街散步,玩足玩够再回来。

回来之后,老公入了梦香,雪儿还是要干完剩下的活,才能上床休息。

老公和儿子看着电视,吃着饭,聊着天,刚吃完,碗筷原地不动,老公就站到卫生间门口,两只手撑着两个门框框,伸着头对着正在洗衣服的雪儿笑嘻嘻地说:“老婆,别洗了,上街玩去吧。”

“你一个人不想去,带着儿子上街玩吧,我有很多活要做,你又不帮我。”雪儿是真的不想出去玩,头也不抬地对老公说。

“老婆,别洗了,一块去吧,我一个人怕孤独啊。儿子也不能代替老婆啊。”老公皮嘻皮笑脸地对雪儿说。

雪儿知道,老公的磨劲又开始了,不把自己磨出屋是不会善罢干休的。

雪儿明知道自己不是老公的对手,只好冲冲两只手上的肥皂泡,跟着老公和儿子关上门下楼去玩耍了。

当然,玩的时间再长,雪儿还是要做完当天的活才能入睡,一盆衣服洗了三次才最终洗完。

只要老公和儿子玩得高兴,雪儿还有什么可求的那?

家,永远都是女人的归宿。老公和孩子,永远都是女人的天地。居家过日子,永远都是女人的全部生活。

雪儿沉浸在回忆里。

窗外的雨一直断断续续,下下停停,不吵不闹,一丝丝地悄无声息地落下。

雪儿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女人,尤其在阴雨连绵的日子里,看到外面半醒半梦的绵绵细雨,有种云里雾里的漂忽,又有种似梦似真的幻觉。

在漂忽和幻觉里,雪儿会想起很多不曾想起的很多事,很多人,这些事,这些人或真实或虚幻,或清晰或漠糊,一点一滴地闪再在雪儿的记忆里。在雪儿脸上透明的云层里一层层地加厚,云层越积越厚,只到凝聚成雨滴,一串串地落下,掉在地上摔成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玻璃珠珠,再也拾不起来。

一阵舒缓的轻音乐惊醒了回忆中的雪儿,那是《假如爱有天意》的音符,是雪儿的手机铃声。

“老婆,快回来做晚饭,别忘记给我买西瓜啊。”老公不知道有什么高兴的事情,兴高采烈地大声对雪儿说。

“你干什么啊,吓了我一跳,我这就去给你买,忘不了你的西瓜。”雪儿嗔怪老公说。

这个懒惰的男人,只要他自己没事做,雪儿就别想清静一会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1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