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藕飘香

心灵只有在真诚里才能清静,日子只有在真爱里才能阳光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天生喜欢在人性前停留,在文字间游走的女子。(本人博客里的文章都是自己原创,无需猜疑)。 一个沉溺在迷离的爱欲之中, 执拗地固执着这个尘世, 一个猛烈地要离去凡尘, 向那崇高的灵的世界飞驰的女子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妓女(九)  

2008-06-29 17:42:00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————金边的故事

早晨七点刚过,大街上就人来人往,川流不息。

各式各样的大车小车,红有、绿的、黑的、白的......来来往往,一高一低,时长时短地鸣着喇叭。

早点摊前挤满了吃早饭的大人和孩子,全是一脸的紧张,匆匆地来,匆匆地吃饭,匆匆地走。

到处都是赶着上学上班的人流。

我路过阿丽的宾馆,看门前围了不少的人,不会是阿丽出了什么事情吧,赶紧跑了过去。

扒开人群一看,原来是有人在打架,女的正是金边,男的我不认识。

那男人有三十多岁,高高的个子,肌肉很结实,很健壮的那种,光着膀子。

金边在那男人手里象只小鸡一样,被拎过来拎过去,还算有劲的金边,根本不是那男人的对手。

看的人很多,但没有一个人去劝架,环境和人物都特别,不明就里,我也不敢冒然上前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金边挨打。

只有阿丽时不时地劝几句,那男人好象没听见一样,自顾自地打着金边。

金边被打得鼻青脸肿。只是一滴眼泪也没掉,也没有骂那个男人。

男人打累了,把金边拖进按摩店里,关上了门。

围观的人群慢慢地散去。

吃过晚饭,我想去看看金边怎么样了。

还没有进宾馆的大门,就听到金边又说又笑正在大声地和阿丽说话。

阿丽和女儿、老公正在边吃晚饭,边看电视。

金边也在看电视。

她们在谈论电视剧。

金边她们这类人,一般是什么时候饿时什么时候上街买点食物吃,生活没有什么规律性可言。

金边好象早上没有挨过打一样,没有一丝难过的表情,只有那一块块青紫的伤证明她被打过。

金边告诉我,那男人叫张卫东,是她相好的。

张卫东的老婆喝药死了,一个人过。

现在的社会现实是农村离了婚或都丧了偶,女的容易再找,男的很难找到老婆,除非男的有钱,家里条件好。城市里离了婚或丧了偶,是男的好找,女的不容易找到老公。

这里面有很多原因。

所以,张卫东一直没有找到老婆。

阿丽说张卫东经常打金边,有时候连嫖客都不忍看金边身上的伤,询问时金边说是自己碰的,不说是张卫东打的。

金边,你老公经常打你吗?

金边笑笑说,以前自己不挣钱的时候经常打,现在不敢打了。

你老公都不打你了,怎么会让一个相好的这样狠毒地打你啊!我真是不理解。

人家找个相好的,找个情人,心肝宝贝地疼着,含在嘴里怕化了,捧在手里怕飞了,你可倒好,你找个相好的还要经常挨他的打,你图什么啊?

金边说她什么也不图。她只是喜欢和张卫东在一块。

这是我意料之外的事情,也许有些人天生就爱自辱吧,喜欢被虐待,达到一种心理的满足,这是一种心理疾病,就好象金边离了男人不能活一样,是一种生理疾病。

前一种疾病被人称着贱,后一种疾病女人被人称做浪,男人被人称做风流。

只是男人的风流大多不是生理疾病,而是在宽松的社会环境中对自己自然属性的放纵。

女人红杏出墙,说是给男人戴绿帽子,受千夫所指;男人三妻四妾被认为是有地位有能力,受人羡慕。

有嫖客进来,之所以肯定他是嫖客,是因为这种人一进门就先用眼睛在每个人脸上游移,逮捉女人脸上的信息,断定自己要寻找的对象。

每一次看到嫖客的这种眼神和神态,我都把脸直直地对着电视机。

我没有那么大胆,总怕别人会把我和那种女人联系在一起,尽管我一直认为自己也从来没有歧视过她们的职业。

我只能用眼角的余光收视嫖客的一举一动,有用心听着他们的讨价还价的过程,分析着那些嫖客的心理。

也许每一个女人都认为自己的老公是个好人,不会做嫖客,但这些嫖客是实实在在的活生生的男人,是女人的老公。

生活有时候就是这么滑稽。滑稽到让人仰天大笑之后眼里满含泪花,滴下的是生活的无奈和现实的残酷。

嫖客和妓女,那一个最先的污浊?就如人们经常辩论是先有鸡蛋或是先有鸡一样。

有需就有求,存在就意味着合理,就象自然界中的食物链,缺少那一个环节都会使自然界发生一次大规模的变迁。

现在妓女多了,强奸犯少了。对与错,好与坏,谁能真正分得清清楚楚,说得明明白白?

更何况能真正说得明白,看得清楚的并不一定做得明白。

三十分钟后,金边笑莹莹地从楼上下来,满面春风,脸颊潮红,兴奋地向阿丽比划着手指头,这是她们这行的暗语,对老板说自己坐台挣了多少钱,我看不懂,只有阿丽能看懂。

她们之所以不满阿丽,是因为阿丽只论次数收坐台费,无论她们挣多少,阿丽都收一样多的钱。有时候阿丽说她自己的店挣的钱远远没有她们几个妓女挣的多,她们挣一个得一个,而阿丽还要和公安局派出所拉关系,交各种税费和各种生活开支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